台湾“总统大选”的最新动向
  • admin
  • |
  • 2020-03-09 10:02

  明年3月台湾地区所谓“总统”选举结果,对于“泛蓝”、“泛绿”都事关兴衰存亡。现在距离台大选只剩五个月时间。大量信息清楚地表明,这场选战不仅异常激烈,而且选情未来的发展将非常复杂。

  为因应这场选举,近来“泛蓝”与“泛绿”两大阵营围绕内外政策互相攻讦,口水战有所升级,围绕形象操守政治谣言与花边新闻不断出笼,围绕争夺民意竞相诉诸极端手段、大规模街头运动接连上演。台“总统”大选已日渐进入白热化阶段,岛内政局的演变更增添新的变数。

  从岛内各主要民调机构普遍显示的民调结果看,“泛蓝”小幅领先“泛绿”,但“泛蓝”开高走低,“泛绿”开低走高,并处于上升势头,蓝、绿两大阵营的差距趋于缩小。中间选民将成为明年大选胜负的关键因素。从近期观察,“泛绿”的气势有所上扬。据台《中国时报》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,目前“陈吕配”的支持度由上月的二成八上升为三成五,增加了七个百分点;“连宋配”则由四成一下跌为三成四,下挫折了七个百分点;“陈吕配”长期落后的局面开始出现逆转,首度超过“连宋配”一个百分点。

  据统计分析,选情的变化主要表现是:(1)从政党倾向看,“泛绿”支持者向心力增强,一些原本接近“泛绿”的中间选民倾向支持的政治立场更为明显。(2)从族群上看,虽然客家和外省族群的投票意向变化不大,但“泛蓝”在闽南族群的票源开始松动,由原来的三成五支持度下挫到二成九,下跌了一成三。(3)从选民年龄及知识结构上看,“泛绿”在20岁左右新生代中取得明显增长,“泛蓝”在原本中壮年选民中的优势如今也在缩小。另外,小学和大学文化的选民,支持“泛绿”的比例也有明显增加。(4)“泛蓝”在北台湾的票源较为稳固,但在南台湾地区已出现结构性的落后,差距在一成左右。其在中台湾小幅领先的优势,也逐渐丧失,反落后“泛绿”九个百分点。究其原因主要有:(1)在议题、民意、两岸关系等竞选策略上,“泛绿”优势明显。(2)和李登辉、与台联党进一步合流,压缩了“泛蓝”空间。(3)“泛蓝”的“经济牌”、“民生牌”、“稳定牌”不能有效破解“泛绿”的“统独牌”、“省籍牌”。上述诸多因素,加之拥有执政的行政资源优势,及对“泛蓝”的“抹红”与“揭弊”、“抹黑”等。

  总的来看,蓝绿双方还处于运筹布阵阶段,离真正决战还尚时日。双方互有优劣,都无必胜的把握。从影响选举的一些因素观察,“泛蓝”在诸多方面存在隐忧,的竞选优势、连任的胜算依然不可低估。总的来看,蓝绿双方仍然互有长短,均无必胜的把握,选举结果尚难预料。近段时间以来,蓝绿双方都有一些引人注目的新举动,都在酝酿着新的较量。

  一是继续制造统独议题,争取保持在选战中的主动权。打“统独牌”是竞选的一个重要策略。从提出“一边一国”为竞选主轴,到推动举办“公投”,再到抛出“催生台湾新宪法”的主张,可以看出,为打“统独牌”设计了一套调门从低到高,力度从弱到强的选举策略,根据选情的发展不断抛出,不断制造议题强化岛内统独争议,以图在与“泛蓝”对决中占据主动地位。可以预见,下一步的“”活动将有可能更加猖獗。如感到“制宪”议题仍不能使其争取到选情上的主动,有可能在统独议题上再度加码。

  二是蓝、绿双方竞相亮出两岸政策牌,极力稳固基本票源,拓展中间选票。在两岸关系上采取虚实并用、软硬兼施两手,除继续在“台湾加入WHO”、过境美国等问题上,不断制造事端外,最近又利用三件事,即我与台原“邦交国”利比里亚建交、李远哲参加APEC会议席次变化及林晓凯案和台商遭绑架案等,对我发难。除了硬的一手外,还玩弄软的一手,在两岸三通问题上故作姿态,接连打出“两岸直航三阶段”、两岸“货运便捷化”等旗号,并通过“两岸人民关系条例”修正案,试图缓解岛内压力,拓宽票源。国亲两党则竭力突显中间路线。最近连战表示,一中就是“中华民国”;两岸目前是分裂的两个政治实体,统一或独立的议题最好留给未来子孙处理,现在不必在这件事上纠缠。同时还强调如当选,将加强防御能力,增加购买美国武器。并提出要“保台”,强调在其“总统任内两岸不统一”。

  3、加紧展开选举布局,强化辅选措施。已成立“竞选专案小组”,由邱义仁、游锡坤、张俊雄牵头,负责选举策划、组织动员和文宣造势工作。现正整合后援组织、建立竞选总部。目前各地扁后援会已超过1500个,目标是3000个。各县市总部的组织架构也都有雏形。12月13日全代会正式推举为候选人,12月14日率先成立台南县竞选总部,之后相继成立各县市总部,明年1月成立全台暨台北市总部。加大对特定选民的拉拢力度,专门成立了“客家咨询委员会”,争取客家选民支持,与“泛蓝”争夺台商选票的斗争也日趋激烈。

  “泛蓝”也已展开竞选部署。在选战策略上,提出“提振选情、巩固基本盘、争取中间选民”的竞选策略。在组织架构上,确定由王金平担任连宋竞选总部主委,并明确以、胡志强、朱立伦为核心的25个县市竞选总部主委人选,并在全岛各县市陆续组建竞选指挥部和后援会,在各乡镇成立基层竞选小组。在辅选重点上,实行“稳北攻南”策略。在巩固北台湾各县市传统票仓的同时,重点拓展南部地区票源。

  4、双方均谋求诉诸民意,发动大规模群体运动,提振选举声势。9月以来,当局与台联党相互配合,以“公投制宪”、“台湾正名”为主题,连续发起一连串大规模游行活动:9月6日,策动20多个“”组织发起近10万人参加的“台湾正名”大游行;9月28日,结合党庆,举办大型竞选誓师晚会;10月25日,在高雄举办“公投制宪”大游行,20万人走上街头。国亲两党也不甘示弱,针锋相对地组织了一些对抗性的游行活动。情况表明,在台“总统”竞选的大背景下,台湾“统独”矛盾日趋激化,不排除双方正面冲突进而引发社会动荡的可能。

  5、美国介入台大选的迹象开始显露。美国因素是影响台湾明年大选的重要外部因素。最近,连战、纷纷赴美活动或过境美国,表明蓝绿双方都将寻求美国的支持作为其竞选的重要策略。美国对台大选的影响力也逐渐加深。过境美国是经过精心策划、认真准备的。陈此次过境正处于台海问题的敏感期。陈搞过境美国的根本目的,既是为压缩“泛蓝”与美的互动空间,更是以此展现与美的“密切关系”来拉抬选情,破坏中美关系。从此次过境美国活动的情况看,美官方公开态度开始虽较为谨慎,关注对“四不一没有”承诺的表态,并临时取消前国防部长科恩主持人权奖颁奖典礼,但对的礼遇有所提高,在美期间的活动限制有进一步放宽。在美国期间,接受了“2003年人权奖”,发表公开演讲和公开谈话,会见了纽约市长、国会议员、阿拉斯加州长、安克奇市长等。美众院还通过了“欢迎访美”的决议案。美还打破原来的限制,让媒体公开采访和报道。陈在美演讲的重点:一是发表亲美言论,讨好美国,称“美台关系渐入佳境”,“美国是台湾真正的朋友”;二是打出“民主”、“民意”的旗号,为推动“公投”、“制宪”进行辩护,求得美国的支持;三是极力渲染此次在美所受到的“礼遇”。目前,美国虽未对特定候选人表现出明显倾向,但由于美国右翼势力对的支持,美对陈在美期间的活动限制有所放宽,加之岛内媒体密集报道引起台民众广泛关注,显然对的选情起到一定加分作用。

  目前,台湾经济出现复苏迹象。据台“中华经济研究院”预估,台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率将由二季度的负增长升至4.41%,四季度将达4.58%;景气综合指标由8月13.99点,升至9月117.03点,创新高;失业率则由8月份的5.21%,失业人数52.9万,下降为9月份的5.05%,失业人数51万。台湾经济的改善将对选情产生一定影响。(秦华)

友情链接: